商业资讯网 - 商业资讯第一门户

商业资讯网 - 商业资讯第一门户

当前位置: 商业资讯网 > 新闻 > 国内 >

“德国儿童安全专家”Stephan Osann(斯蒂芬·欧颂)的中国使命

时间:2018-04-10 19:27来源:未知 作者:editors

      近日,湖北仙桃一名5岁男孩宸宸的安危牵动了许多人的心。值得庆幸的是,2018年3月14日,宸宸终于脱离生命危险,转出了重症监护室,但目前依旧处于浅昏迷状态,不认识人、不会说话、也不会吃东西。医生表示,宸宸脑损伤迹象明显,是否能够康复还不明确。而这一切,都源于宸宸父母一次不到五分钟的疏忽。
 
      安全意识缺乏引发的悲剧

      2018年2月27日,宸宸和父母一起去亲戚家吃喜酒。准备驾车离开时,宸宸父母各自因为一些原因折回了亲戚家中,将包括宸宸在内的一共三名孩子独自留在了车内。几分钟后宸宸父亲回到车内,却看见宸宸从后面趴在驾驶座椅的椅背上,头被椅背顶在车顶,整个人瘫软着一动不动。宸宸父亲意识到出了事,赶紧把孩子救下并送进了医院。事后医生说,如果再晚几分钟,宸宸恐怕连命都难以保住。

 

(事发车辆)
 

      针对这一让人痛心的悲剧,笔者特意采访了德国儿童安全专家Stephan Osann(斯蒂芬·欧颂)先生。作为德国儿童安全行业的奠基人,Osann(欧颂)先生专注于儿童安全课题已有近四十年的时间。

      Osann(欧颂)先生分析,事故发生时宸宸的头部应该正好搁在椅背顶端,另一个孩子不小心按下了座椅升高按钮,椅背升起来就卡住了宸宸。由于几个孩子的身高和力量都无法让他摆脱困境,最终窒息造成了宸宸脑损伤。“脑部的缺氧耐受时间只有5分钟,超过5分钟,就会导致永久性的脑损伤,也就是植物人状态,”Osann(欧颂)先生痛惜地说,“这是一起典型的因为家长和儿童安全意识缺乏引发的悲剧。儿童需要安全教育,家长更需要。”
 
      心系中国儿童的德国儿童安全专家

      1984年,工程师出身的Osann(欧颂)先生以自己的家族名创办了安全座椅品牌Osann(欧颂),并于同年起受邀担任欧洲经济委员会ECE等多个权威机构的委员,参与欧洲儿童安全座椅相关法律法规的修订工作。次年,德国正式立法,规定12岁以下或身高不足一米五的儿童乘车必须使用儿童安全座椅。一时间,欧洲安全座椅市场火爆得一时无两,但坚持至今的企业却屈指可数。Osann(欧颂)公司作为元老级品牌,在34年的时间里成功经受住了德国市场的严苛考验,并从创立初期的住宅办公企业成长为热销全球的国际品牌,销量常居欧洲市场榜首。如今,Osann(欧颂)公司旗下除了拥有完整的安全座椅产品线,儿童推车、服装、玩具甚至是床品等各类婴童产品也一应俱全。但创始人Osann(欧颂)先生,却默默在“主业”之外开启了另外一番“副业”。

 

(Stephan Osann(斯蒂芬·欧颂)先生)
 

      作为德国儿童安全行业的奠基人,Osann(欧颂)先生在从业初始便关注到了儿童安全这个庞大的课题,以作为工程师的严谨专业以及作为父亲、爷爷的满腔热情投入其中并一直坚持至今。在他的参与与推动下,德国儿童安全教育成功建立了一套完整、健全的体系。

      几年前,本快退休的Osann(欧颂)先生因为一次来中国出差的机会注意到中国儿童安全座椅的普及率不足1%,感到震惊的同时,Osann(欧颂)先生开始密切关注中国儿童安全问题,并于不久后开启了儿童安全课题在中国的研究,期望将德国儿童安全教育体系以适应中国国情的方式在中国普及。

      迫在眉睫的安全教育

      Osann(欧颂)先生表示,在中国,许多人对于儿童安全教育依旧存在误区。他们认为,儿童安全教育的关键是针对儿童的教育,殊不知,针对父母的教育才是一切的核心与前提。

      “没有人天生会扮演父母的角色,我们需要通过学习来成为称职的父母,涉及到安全这样庞大、容不得有一丝疏忽的课题时更是如此。”Osann(欧颂)先生说,“一个新生命诞生的初始是脆弱且无知的,保护这个生命必然是为人父母者的责任;待这个生命渐渐成长,有了自己的意识,父母的责任便也从单纯的保护他变成教会他如何保护自己。而这一切的前提,是为人父母者自身必须具备一套成体系的安全知识。仅仅建立在个人经验基础上的儿童安全教育就像没有地基的高楼,经不起任何意外的打击,一触便会坍塌。但在眼下的中国,大多数父母恰恰是凭着自己的经验之谈以及一些碎片式的安全知识养育孩子,因此像宸宸这样因为父母缺乏安全知识受伤甚至死亡的儿童每天都有,并不在少数。针对父母的安全教育迫在眉睫。”
 
      安全教育开展的最大阻力是“自以为是”
     
      作为两个孩子的父亲和五个孩子的爷爷,Osann(欧颂)先生相信,没有父母会拒绝为孩子的安全问题投入时间和精力。但大多数时候,中国父母们并没有意识到他们在安全知识上的欠缺,并因此认为他们不需要儿童安全教育,这才是儿童安全教育开展面临的最大障碍与阻力。

      因此,Osann(欧颂)先生经常会用一些尖锐的问题刺痛父母以唤醒他们的警惕:“你有没有让孩子坐过副驾驶?你是否有将孩子抱在怀里乘车的经历?你有没有给孩子使用过车内安全带?你有没有在车内放置过玩具、奶瓶等物品?...如果你曾有过上述任何一种行为,那么你都曾将你的孩子置于生命危险之中!”在Osann(欧颂)先生一节以乘车安全为主题的课上,他连连向家长发问。“我并不想引起家长过度的恐慌,但有时我不得不这么做。家长们需要意识到,想要保护孩子免于危险,他们必须进行系统的学习。”
    
      在中国建设完整健全的安全教育体系

      未来几年,Osann(欧颂)先生期望看到中国建设起一套适合自己的安全教育体系,完成全民儿童安全教育。“我相信这一天一定会到来,并且我也正在为之努力。我希望可以将我对中国的研究和德国的安全教育体系结合起来,为中国安全教育体系的建设贡献属于我的一份力量。”

      Osann(欧颂)先生还强调,“一个安全教育体系的建设仅仅靠父母们是远远不够的。在德国,教育部门和相关法律部门也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笔者了解到,德国儿童安全教育是从幼儿园时期开始的。孩子会在学校里接受不同板块的安全教育,譬如交通安全,居家安全,运动安全,宠物安全等等。由于不同年龄的孩子在同一个安全问题上需要注意的问题是不同的,所以学校也会根据孩子的年龄设置相应的安全课程,并且课程内容会伴随着孩子的成长越来越深入。“以居家安全为例,”Osann先生说,“你需要告诉一个刚上幼儿园的三岁孩子洗洁精是不可以喝的,并且尽可能把洗洁精放在他够不到的地方;但是已经上小学的10岁孩子,你就不再需要教他这些了。”与此同时,学校也会定期开设针对家长的安全课程,以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方式向家长传授安全知识。再反观中国学校,安全教育依旧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除此之外,法律法规的力量也不容小觑。以安全座椅为例,早在1993年,德国就已正式立法,规定12岁以下或身高不足1米5的儿童乘车必须使用儿童安全座椅。到今天,德国儿童安全座椅的普及率已接近100%,因为交通意外死亡的儿童人数全年也只有30多人。不可否认,法规的确立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反观中国,至今也只有个别城市出台了相关的法律政策。

      因此Osann(欧颂)先生表示:“针对家长开发的系列课程只是第一步。我更希望我的研究可以唤醒整个中国社会对儿童安全课题的关注,并期盼这种关注能推动教育部门和相关法律部门出台相应的政策与规定。”

      Osann(欧颂)先生已经快70了,当笔者问及Osann(欧颂)先生退休后的打算,他笑着说:“我已经退休好几年了。这也是我有时间和精力在中国做研究的原因。我现在做的这一切对于我来说已经不属于工作范畴,我更愿意将它看作我的使命和责任。而面对使命和责任,是没有退休这一说的。未来某一天,等中国也有了自己的安全教育体系,我想我会去另外一些需要我的国家继续我的使命,将安全带到更多的孩子身边。”

 

 

------分隔线----------------------------